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溪翁的博客

年已古稀,精神还行。不甘寂寞,只为学习。让生活充满阳光,。。。。。。

 
 
 

日志

 
 
关于我

生于江南,喝太湖水长大. "少小离家","老大未回".求学长安,从教郑大. 桃李虽成群,欢乐在自己.暮鼓已叩响,快乐向前行! 东一榔头西一锤,说不到要害点子上.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扩大校长公选,推进现代大学制度建设  

2012-11-22 17:37: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部直属高校公开选拔校长,将扩大试点范围。16日,教育部举行新闻通气会,介绍十七大以来教育部直属高校 教育部直属高校公开选拔校长,将扩大试点范围。16日,教育部举行新闻通气会,介绍十七大以来教育部直属高校(共有75所)领导班子建设相关情况。教育部人事司司长管培俊介绍,在直属高校领导班子选配工作中,将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完善公选办法。(新京报8月17日) 我国2010年7月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在“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部分,明确指出,“健全议事规则与决策程序,依法落实党委、校长职权。完善大学校长选拔任用办法。”因此,从去年12月开始启动的面向海内外公开选拔东北师大、西南财大校长的试点工作,是认为是教育部落实《纲要》的具体行动。而此次教育部表示,要扩大公选试点,这对于完善我国现代大学制度,将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长期以来,我国大学校长的选拔、任命,是由上级主管部门单方面进行的,这带来三方面的问题。其一,选拔的标准,更倾向于行政标准,被任命者符合行政主管部门的意愿,但却不一定适合一所学校的办学要求;其二,师生在新任校长到任前,完全不知情,更谈不上在选拔校长过程中,表达意见;其三,校长在办学中对选拔、任命自己的上级行政部门负责,而不对师生负责,对教育负责。这种选拔、任命方式,直接导致大学办学严重行政化,大学校长的首要身份是官员而不是教育家。 在两所直属高校校长的公选试点中,教育部明确提出校长公选的改革方向是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客观而言,在试点中,做出了积极的尝试,如,根据校长岗位的特点,采用职业素养综合评估的方式代替笔试确定面试人选。但离校长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还有不小的距离。真正选拔适合学校办学要求的人选到校长岗位,必须对每个公选环节加(共有75)领导班子建设相关情况。教育部人事司司长管培俊介绍以完善。包括,公选小组人员,不能全是政府部门官员,而应该有比较广泛的代表性,如果全部是行政部门官员,那么,公选将难以去行政化,教育部在总结两校试点经验时,提到公选由“行家”主导,但实事求是地说,“行家”主要还是负责组织人事的官员;公选的标准,应该注重考察候选人是否懂教育、懂教育管理,有较强的社会活动能力,而不是还是用传统的“学术能力强”、有相当的行政级别这样的标准;民意测验,应公开、透明,当场公布测评结果,而不是走形式;等等。希望这些能在下一步扩大公选,完善办法中加以注意。 与此同时,作为教育机构和学术机构的大学,行政权、教育权和学术权必须分离。这就要求在推进公选改革的同时,对大学校长的管理、考核,也进行全新的调整。我国大学的行政化,对外,体现在政府部门对大学人事权和财权的掌控,对内则表现为行政主导教育资源和学术资源的配置。大校长公开选拔,可以视为调整政府管理大学的传统方式,而如果仅有行政主导的校长公选,而在大学内部也没有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的分权,这并不能改变我国大学行政化的整体格局。 要实行行政权和学术权的分权,十分重要的举措是校长上任之后,不再从事学术研究,而是全心做职业化的管理者。从去年年底到今年,我国已有三位新任大学校长公开宣布担任校长期间,不再从事学术研究,不再带新的研究生。这是校长向职业化的回归。但这三名校长的做法,只是个体选择。从推进校长职业化出发,教育部有必要将此作为一项对校长的基本规定。在谈到扩大校长公选时,教育部表示,“将抓紧出台加强直属高校领导班子建设意见,研究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的高校领导综合考评体系”,想必如何按职业化、专业化要求考核校领导,会是新考评体系的核心。当然,校长不再从事学术研在直属高校领导班子选配工作中,以完善。包括,公选小组人员,不能全是政府部门官员,而应该有比较广泛的代表性,如果全部是行政部门官员,那么,公选将难以去行政化,教育部在总结两校试点经验时,提到公选由“行家”主导,但实事求是地说,“行家”主要还是负责组织人事的官员;公选的标准,应该注重考察候选人是否懂教育、懂教育管理,有较强的社会活动能力,而不是还是用传统的“学术能力强”、有相当的行政级别这样的标准;民意测验,应公开、透明,当场公布测评结果,而不是走形式;等等。希望这些能在下一步扩大公选,完善办法中加以注意。 与此同时,作为教育机构和学术机构的大学,行政权、教育权和学术权必须分离。这就要求在推进公选改革的同时,对大学校长的管理、考核,也进行全新的调整。我国大学的行政化,对外,体现在政府部门对大学人事权和财权的掌控,对内则表现为行政主导教育资源和学术资源的配置。大校长公开选拔,可以视为调整政府管理大学的传统方式,而如果仅有行政主导的校长公选,而在大学内部也没有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的分权,这并不能改变我国大学行政化的整体格局。 要实行行政权和学术权的分权,十分重要的举措是校长上任之后,不再从事学术研究,而是全心做职业化的管理者。从去年年底到今年,我国已有三位新任大学校长公开宣布担任校长期间,不再从事学术研究,不再带新的研究生。这是校长向职业化的回归。但这三名校长的做法,只是个体选择。从推进校长职业化出发,教育部有必要将此作为一项对校长的基本规定。在谈到扩大校长公选时,教育部表示,“将抓紧出台加强直属高校领导班子建设意见,研究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的高校领导综合考评体系”,想必如何按职业化、专业化要求考核校领导,会是新考评体系的核心。当然,校长不再从事学术研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完善公选办法。(新京报817日)

 

我国 教育部直属高校公开选拔校长,将扩大试点范围。16日,教育部举行新闻通气会,介绍十七大以来教育部直属高校(共有75所)领导班子建设相关情况。教育部人事司司长管培俊介绍,在直属高校领导班子选配工作中,将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完善公选办法。(新京报8月17日) 我国2010年7月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在“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部分,明确指出,“健全议事规则与决策程序,依法落实党委、校长职权。完善大学校长选拔任用办法。”因此,从去年12月开始启动的面向海内外公开选拔东北师大、西南财大校长的试点工作,是认为是教育部落实《纲要》的具体行动。而此次教育部表示,要扩大公选试点,这对于完善我国现代大学制度,将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长期以来,我国大学校长的选拔、任命,是由上级主管部门单方面进行的,这带来三方面的问题。其一,选拔的标准,更倾向于行政标准,被任命者符合行政主管部门的意愿,但却不一定适合一所学校的办学要求;其二,师生在新任校长到任前,完全不知情,更谈不上在选拔校长过程中,表达意见;其三,校长在办学中对选拔、任命自己的上级行政部门负责,而不对师生负责,对教育负责。这种选拔、任命方式,直接导致大学办学严重行政化,大学校长的首要身份是官员而不是教育家。 在两所直属高校校长的公选试点中,教育部明确提出校长公选的改革方向是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客观而言,在试点中,做出了积极的尝试,如,根据校长岗位的特点,采用职业素养综合评估的方式代替笔试确定面试人选。但离校长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还有不小的距离。真正选拔适合学校办学要求的人选到校长岗位,必须对每个公选环节加20107月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在“以完善。包括,公选小组人员,不能全是政府部门官员,而应该有比较广泛的代表性,如果全部是行政部门官员,那么,公选将难以去行政化,教育部在总结两校试点经验时,提到公选由“行家”主导,但实事求是地说,“行家”主要还是负责组织人事的官员;公选的标准,应该注重考察候选人是否懂教育、懂教育管理,有较强的社会活动能力,而不是还是用传统的“学术能力强”、有相当的行政级别这样的标准;民意测验,应公开、透明,当场公布测评结果,而不是走形式;等等。希望这些能在下一步扩大公选,完善办法中加以注意。 与此同时,作为教育机构和学术机构的大学,行政权、教育权和学术权必须分离。这就要求在推进公选改革的同时,对大学校长的管理、考核,也进行全新的调整。我国大学的行政化,对外,体现在政府部门对大学人事权和财权的掌控,对内则表现为行政主导教育资源和学术资源的配置。大校长公开选拔,可以视为调整政府管理大学的传统方式,而如果仅有行政主导的校长公选,而在大学内部也没有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的分权,这并不能改变我国大学行政化的整体格局。 要实行行政权和学术权的分权,十分重要的举措是校长上任之后,不再从事学术研究,而是全心做职业化的管理者。从去年年底到今年,我国已有三位新任大学校长公开宣布担任校长期间,不再从事学术研究,不再带新的研究生。这是校长向职业化的回归。但这三名校长的做法,只是个体选择。从推进校长职业化出发,教育部有必要将此作为一项对校长的基本规定。在谈到扩大校长公选时,教育部表示,“将抓紧出台加强直属高校领导班子建设意见,研究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的高校领导综合考评体系”,想必如何按职业化、专业化要求考核校领导,会是新考评体系的核心。当然,校长不再从事学术研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部分,明确指出,“健全议事规则与决策程序,依法落实党委、校长职权。完善大学校长选拔任用办法 教育部直属高校公开选拔校长,将扩大试点范围。16日,教育部举行新闻通气会,介绍十七大以来教育部直属高校(共有75所)领导班子建设相关情况。教育部人事司司长管培俊介绍,在直属高校领导班子选配工作中,将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完善公选办法。(新京报8月17日) 我国2010年7月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在“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部分,明确指出,“健全议事规则与决策程序,依法落实党委、校长职权。完善大学校长选拔任用办法。”因此,从去年12月开始启动的面向海内外公开选拔东北师大、西南财大校长的试点工作,是认为是教育部落实《纲要》的具体行动。而此次教育部表示,要扩大公选试点,这对于完善我国现代大学制度,将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长期以来,我国大学校长的选拔、任命,是由上级主管部门单方面进行的,这带来三方面的问题。其一,选拔的标准,更倾向于行政标准,被任命者符合行政主管部门的意愿,但却不一定适合一所学校的办学要求;其二,师生在新任校长到任前,完全不知情,更谈不上在选拔校长过程中,表达意见;其三,校长在办学中对选拔、任命自己的上级行政部门负责,而不对师生负责,对教育负责。这种选拔、任命方式,直接导致大学办学严重行政化,大学校长的首要身份是官员而不是教育家。 在两所直属高校校长的公选试点中,教育部明确提出校长公选的改革方向是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客观而言,在试点中,做出了积极的尝试,如,根据校长岗位的特点,采用职业素养综合评估的方式代替笔试确定面试人选。但离校长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还有不小的距离。真正选拔适合学校办学要求的人选到校长岗位,必须对每个公选环节加。”因此,从去年12月开始启动的面向海内外公开选拔东北师大、西南财大校长究,只是在校内推进行政权和学术权分离的一部分,要让大学去行政化,还必须推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简单地说,就是把教育事务和学术事务的决策权交给全体教授,校长只是负责执行教授们的教育决策和学术决策。 事实上,校长的公开遴选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是现代大学制度的重要内容。这三者应同步推进。在现代大学制度中,校长的公选,不是由行政主管部门主导,而是由大学理事会主导,由对大学理事会负责的校长遴选委员会公开遴选,这就让校长的选拔,真正做到去行政化和职业化。而选拔上任的校长,只有行政权,不能干涉教育权和学术权。这是我国进一步完善校长公选办法,应努力坚持的方向。为此,期望我国在扩大校长公选试点过程中,切实按现代大学制度的要求,在大学成立理事会,将目前由行政主导的公选转变为由大学理事会主导,同时,做到高校校内的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分离,让大学回归教育本位和学术本位。试点工作,是认为是教育部落实《纲要》的具体行动。而此次教育部表示,要扩大公选试点,这对于完善我国现代大学制度,将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长期以来,我国大学校长的选拔、任命,是由上级主管部门单方面进行的,这带来三方面的问题。其一,选拔的标准,更倾向于行政标准,被任命者符合行政主管部门的意愿,但却不一定适合一所学校的办学要求;其二,师生在新任校长到任前,完全不知情,更谈不上在选拔校长过程中,表达意见;其三,校长在办学中对选拔、任命自己的上级行政部门负责,而不对师生负责,对教育负责。这种选拔、任命方式,直接导致大学办学严重行政化,大学校长的首要身份是官员而不是教育家。

 

在两所直属高校校长的公选试点中,教育部明确提出校长公选的改革方向是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客观而言,在试点中,做出了积极的尝试, 教育部直属高校公开选拔校长,将扩大试点范围。16日,教育部举行新闻通气会,介绍十七大以来教育部直属高校(共有75所)领导班子建设相关情况。教育部人事司司长管培俊介绍,在直属高校领导班子选配工作中,将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完善公选办法。(新京报8月17日) 我国2010年7月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在“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部分,明确指出,“健全议事规则与决策程序,依法落实党委、校长职权。完善大学校长选拔任用办法。”因此,从去年12月开始启动的面向海内外公开选拔东北师大、西南财大校长的试点工作,是认为是教育部落实《纲要》的具体行动。而此次教育部表示,要扩大公选试点,这对于完善我国现代大学制度,将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长期以来,我国大学校长的选拔、任命,是由上级主管部门单方面进行的,这带来三方面的问题。其一,选拔的标准,更倾向于行政标准,被任命者符合行政主管部门的意愿,但却不一定适合一所学校的办学要求;其二,师生在新任校长到任前,完全不知情,更谈不上在选拔校长过程中,表达意见;其三,校长在办学中对选拔、任命自己的上级行政部门负责,而不对师生负责,对教育负责。这种选拔、任命方式,直接导致大学办学严重行政化,大学校长的首要身份是官员而不是教育家。 在两所直属高校校长的公选试点中,教育部明确提出校长公选的改革方向是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客观而言,在试点中,做出了积极的尝试,如,根据校长岗位的特点,采用职业素养综合评估的方式代替笔试确定面试人选。但离校长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还有不小的距离。真正选拔适合学校办学要求的人选到校长岗位,必须对每个公选环节加如,根据校长岗位的特点,采用职业素养综合评估的方式代替笔试确定面试人选离校长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还有不小的距离。真正选拔适合学校办学要求的人选到校长岗位,必须对每个公选环节加以完善。包括,公选小组人员,不能全是政府部门官员,而应该有比较广泛的代表性,如果全部是行政部门官员,那么,公选将难以去行政化,教育部在总结两校试点经验时,提到公选由“行家”主导,但实事求是地说,“行家”主要还是负责组织人事的官员究,只是在校内推进行政权和学术权分离的一部分,要让大学去行政化,还必须推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简单地说,就是把教育事务和学术事务的决策权交给全体教授,校长只是负责执行教授们的教育决策和学术决策。 事实上,校长的公开遴选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是现代大学制度的重要内容。这三者应同步推进。在现代大学制度中,校长的公选,不是由行政主管部门主导,而是由大学理事会主导,由对大学理事会负责的校长遴选委员会公开遴选,这就让校长的选拔,真正做到去行政化和职业化。而选拔上任的校长,只有行政权,不能干涉教育权和学术权。这是我国进一步完善校长公选办法,应努力坚持的方向。为此,期望我国在扩大校长公选试点过程中,切实按现代大学制度的要求,在大学成立理事会,将目前由行政主导的公选转变为由大学理事会主导,同时,做到高校校内的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分离,让大学回归教育本位和学术本位。;公选的标准,应该注重考察候选人是否懂教育、懂教育管理,有较强的社会活动能力,而不是还是用传统的“学术能力强”、有相当的行政级别这样的标准;民意测验,应公开、透明,当场公布测评结果,而不是走形式;等等。希望这些能在下一步扩大公选,完善办法中加以注意。

 

教育部直属高校公开选拔校长,将扩大试点范围。16日,教育部举行新闻通气会,介绍十七大以来教育部直属高校(共有75所)领导班子建设相关情况。教育部人事司司长管培俊介绍,在直属高校领导班子选配工作中,将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完善公选办法。(新京报8月17日) 我国2010年7月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在“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部分,明确指出,“健全议事规则与决策程序,依法落实党委、校长职权。完善大学校长选拔任用办法。”因此,从去年12月开始启动的面向海内外公开选拔东北师大、西南财大校长的试点工作,是认为是教育部落实《纲要》的具体行动。而此次教育部表示,要扩大公选试点,这对于完善我国现代大学制度,将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长期以来,我国大学校长的选拔、任命,是由上级主管部门单方面进行的,这带来三方面的问题。其一,选拔的标准,更倾向于行政标准,被任命者符合行政主管部门的意愿,但却不一定适合一所学校的办学要求;其二,师生在新任校长到任前,完全不知情,更谈不上在选拔校长过程中,表达意见;其三,校长在办学中对选拔、任命自己的上级行政部门负责,而不对师生负责,对教育负责。这种选拔、任命方式,直接导致大学办学严重行政化,大学校长的首要身份是官员而不是教育家。 在两所直属高校校长的公选试点中,教育部明确提出校长公选的改革方向是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客观而言,在试点中,做出了积极的尝试,如,根据校长岗位的特点,采用职业素养综合评估的方式代替笔试确定面试人选。但离校长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还有不小的距离。真正选拔适合学校办学要求的人选到校长岗位,必须对每个公选环节加

与此同时,作为教育机构和学术机构的 教育部直属高校公开选拔校长,将扩大试点范围。16日,教育部举行新闻通气会,介绍十七大以来教育部直属高校(共有75所)领导班子建设相关情况。教育部人事司司长管培俊介绍,在直属高校领导班子选配工作中,将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完善公选办法。(新京报8月17日) 我国2010年7月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在“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部分,明确指出,“健全议事规则与决策程序,依法落实党委、校长职权。完善大学校长选拔任用办法。”因此,从去年12月开始启动的面向海内外公开选拔东北师大、西南财大校长的试点工作,是认为是教育部落实《纲要》的具体行动。而此次教育部表示,要扩大公选试点,这对于完善我国现代大学制度,将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长期以来,我国大学校长的选拔、任命,是由上级主管部门单方面进行的,这带来三方面的问题。其一,选拔的标准,更倾向于行政标准,被任命者符合行政主管部门的意愿,但却不一定适合一所学校的办学要求;其二,师生在新任校长到任前,完全不知情,更谈不上在选拔校长过程中,表达意见;其三,校长在办学中对选拔、任命自己的上级行政部门负责,而不对师生负责,对教育负责。这种选拔、任命方式,直接导致大学办学严重行政化,大学校长的首要身份是官员而不是教育家。 在两所直属高校校长的公选试点中,教育部明确提出校长公选的改革方向是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客观而言,在试点中,做出了积极的尝试,如,根据校长岗位的特点,采用职业素养综合评估的方式代替笔试确定面试人选。但离校长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还有不小的距离。真正选拔适合学校办学要求的人选到校长岗位,必须对每个公选环节加大学,行政权、教育权和学术权必须分离。这就要求在推进公选改革的同时,对大学校长的管理、考核,也进行全新的调整。我国大学的行政化,对外,体现在政府部门对大学人事权和财权的掌控,对内则表现为行政主导教育资源和学术资源的配置。大校长公开选拔,可以视为调整政府管理大学的传统方式,而如果仅有行政主导的校长公选,而在大学内部也没有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的分权,这并不能改变我国大学行政化的整体格局。

教育部直属高校公开选拔校长,将扩大试点范围。16日,教育部举行新闻通气会,介绍十七大以来教育部直属高校(共有75所)领导班子建设相关情况。教育部人事司司长管培俊介绍,在直属高校领导班子选配工作中,将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完善公选办法。(新京报8月17日) 我国2010年7月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在“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部分,明确指出,“健全议事规则与决策程序,依法落实党委、校长职权。完善大学校长选拔任用办法。”因此,从去年12月开始启动的面向海内外公开选拔东北师大、西南财大校长的试点工作,是认为是教育部落实《纲要》的具体行动。而此次教育部表示,要扩大公选试点,这对于完善我国现代大学制度,将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长期以来,我国大学校长的选拔、任命,是由上级主管部门单方面进行的,这带来三方面的问题。其一,选拔的标准,更倾向于行政标准,被任命者符合行政主管部门的意愿,但却不一定适合一所学校的办学要求;其二,师生在新任校长到任前,完全不知情,更谈不上在选拔校长过程中,表达意见;其三,校长在办学中对选拔、任命自己的上级行政部门负责,而不对师生负责,对教育负责。这种选拔、任命方式,直接导致大学办学严重行政化,大学校长的首要身份是官员而不是教育家。 在两所直属高校校长的公选试点中,教育部明确提出校长公选的改革方向是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客观而言,在试点中,做出了积极的尝试,如,根据校长岗位的特点,采用职业素养综合评估的方式代替笔试确定面试人选。但离校长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还有不小的距离。真正选拔适合学校办学要求的人选到校长岗位,必须对每个公选环节加

 

要实行行政权和学术权的分权,十分重要的举措是校长上任之后,不再从事学术研究,而是全心做职业化的管理者。从去年年底到今年,我国已有三位新任大学校长公开宣布担任校长期间,不再从事学术研究,不再带新的研究生。这是校长向职业化的回归。但这三名校长的做法,只是个体选择。从推进校长职业化出发,教育部有必要将此作为一项对校长的基本规定。在谈到扩大校长公选时,教育部表示,“将抓紧出台加强直属高校领导班子建设意见,研究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的高校领导综合考评体系究,只是在校内推进行政权和学术权分离的一部分,要让大学去行政化,还必须推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简单地说,就是把教育事务和学术事务的决策权交给全体教授,校长只是负责执行教授们的教育决策和学术决策。 事实上,校长的公开遴选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是现代大学制度的重要内容。这三者应同步推进。在现代大学制度中,校长的公选,不是由行政主管部门主导,而是由大学理事会主导,由对大学理事会负责的校长遴选委员会公开遴选,这就让校长的选拔,真正做到去行政化和职业化。而选拔上任的校长,只有行政权,不能干涉教育权和学术权。这是我国进一步完善校长公选办法,应努力坚持的方向。为此,期望我国在扩大校长公选试点过程中,切实按现代大学制度的要求,在大学成立理事会,将目前由行政主导的公选转变为由大学理事会主导,同时,做到高校校内的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分离,让大学回归教育本位和学术本位。”,想必如何按职业化、专业化要求考核校领导,会是新考评体系的核心。当然,校长不再从事学术研究,只是在校内推进行政权和学术权分离的一部分,要让大学去行政化,还必须推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简单地说,就是把教育事务和学术事务的决策权交给全体教授,校长只是负责执行教授们的教育决策和学术决策。

 

事实上,校长的公开遴选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是现代大学制度的重要内容。这三者应同步推进。在现代大学制度中,校长的公选,不是由行政主管部门主导,而是由大学理事会主导,由对大学理事会负责的校长遴选委员会公开遴选,这就让校长的选拔,真正做到去行政化和职业化。而选拔上任的校长,只有行政权,不能干涉教育权和学术权。这是我国进一步完善校长公选办法,应努力坚持的方向。 教育部直属高校公开选拔校长,将扩大试点范围。16日,教育部举行新闻通气会,介绍十七大以来教育部直属高校(共有75所)领导班子建设相关情况。教育部人事司司长管培俊介绍,在直属高校领导班子选配工作中,将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完善公选办法。(新京报8月17日) 我国2010年7月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在“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部分,明确指出,“健全议事规则与决策程序,依法落实党委、校长职权。完善大学校长选拔任用办法。”因此,从去年12月开始启动的面向海内外公开选拔东北师大、西南财大校长的试点工作,是认为是教育部落实《纲要》的具体行动。而此次教育部表示,要扩大公选试点,这对于完善我国现代大学制度,将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长期以来,我国大学校长的选拔、任命,是由上级主管部门单方面进行的,这带来三方面的问题。其一,选拔的标准,更倾向于行政标准,被任命者符合行政主管部门的意愿,但却不一定适合一所学校的办学要求;其二,师生在新任校长到任前,完全不知情,更谈不上在选拔校长过程中,表达意见;其三,校长在办学中对选拔、任命自己的上级行政部门负责,而不对师生负责,对教育负责。这种选拔、任命方式,直接导致大学办学严重行政化,大学校长的首要身份是官员而不是教育家。 在两所直属高校校长的公选试点中,教育部明确提出校长公选的改革方向是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客观而言,在试点中,做出了积极的尝试,如,根据校长岗位的特点,采用职业素养综合评估的方式代替笔试确定面试人选。但离校长职业化、专业化和去行政化还有不小的距离。真正选拔适合学校办学要求的人选到校长岗位,必须对每个公选环节加为此,期望我国在扩大校长公选试点过程中,切实以完善。包括,公选小组人员,不能全是政府部门官员,而应该有比较广泛的代表性,如果全部是行政部门官员,那么,公选将难以去行政化,教育部在总结两校试点经验时,提到公选由“行家”主导,但实事求是地说,“行家”主要还是负责组织人事的官员;公选的标准,应该注重考察候选人是否懂教育、懂教育管理,有较强的社会活动能力,而不是还是用传统的“学术能力强”、有相当的行政级别这样的标准;民意测验,应公开、透明,当场公布测评结果,而不是走形式;等等。希望这些能在下一步扩大公选,完善办法中加以注意。 与此同时,作为教育机构和学术机构的大学,行政权、教育权和学术权必须分离。这就要求在推进公选改革的同时,对大学校长的管理、考核,也进行全新的调整。我国大学的行政化,对外,体现在政府部门对大学人事权和财权的掌控,对内则表现为行政主导教育资源和学术资源的配置。大校长公开选拔,可以视为调整政府管理大学的传统方式,而如果仅有行政主导的校长公选,而在大学内部也没有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的分权,这并不能改变我国大学行政化的整体格局。 要实行行政权和学术权的分权,十分重要的举措是校长上任之后,不再从事学术研究,而是全心做职业化的管理者。从去年年底到今年,我国已有三位新任大学校长公开宣布担任校长期间,不再从事学术研究,不再带新的研究生。这是校长向职业化的回归。但这三名校长的做法,只是个体选择。从推进校长职业化出发,教育部有必要将此作为一项对校长的基本规定。在谈到扩大校长公选时,教育部表示,“将抓紧出台加强直属高校领导班子建设意见,研究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的高校领导综合考评体系”,想必如何按职业化、专业化要求考核校领导,会是新考评体系的核心。当然,校长不再从事学术研现代大学制度的要求,在大学成立理事会,将目前由行政主导的公选转变为由大学理事会主导,同时,做到高校校内的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分离,让大学回归教育本位和学术本位。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