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溪翁的博客

年已古稀,精神还行。不甘寂寞,只为学习。让生活充满阳光,。。。。。。

 
 
 

日志

 
 
关于我

生于江南,喝太湖水长大. "少小离家","老大未回".求学长安,从教郑大. 桃李虽成群,欢乐在自己.暮鼓已叩响,快乐向前行! 东一榔头西一锤,说不到要害点子上.

网易考拉推荐

礼赞航空工程英才的摇篮  

2012-12-17 22:4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是原华东航空学院成立六十周年,1955年我有幸考取华航。在南京、西安的华航、西航、西工大学习5年,又留校在西工大3年。8年间的学习工作,历历在目。回忆这段经历使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读到沙久义先生的《礼赞航空工程英才的摇篮》,倍感亲切。特将该文收录在下面。

         —纪念华东航空学院成立六十周年(沙久义)

  今年是原华东航空学院成立六十周年。华航是由国内三所著名大学交大、南大(原中央大学)、浙大航空系合并而成。当年,华航以其一流的师资和从事高科技的专业性质闻名大江南北,为广大青年学生所向往。华航1956迁至西安,易名西安航空学院。1957年西北工学院与其合并成立西北工业大学。1970年,哈军工空军工程系又并入西工大。今天,西工大独特的校风,优良的办学资质,以及它在中国高教界和航空航天界的地位和影响,都可以从华航及其前身的办学历史中找到渊源关系。

  1931年,日本发动了〝9?18〞事变,翌年,又发动了〝1?28〞事变。日本倚仗先进的武器装备,特别是先进的作战飞机狂轰烂炸,长驱直入,中国军民伤亡惨重,亡国的危机笼罩着神州大地,一时间〝航空救国〞的口号响遍全国,催生着中国自已的航空工业和航空工程教育。作为中国著名大学的交大、中大和浙大,自然义不容辞地要为〝航空救国〞肩负起引进世界先进航空科技和培养高级人才的责任。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交大,其院系规模、师资力量、教学水平和设备条件在全国理工科大学中排名数一数二,本科生教学质量基本接近世界一流院校的水平,被誉为东方的MIT(麻省理工学院)。钱学森曾回忆说﹕〝上海交大的课程安排全部抄MIT,连实验课内容都是一样的?‥?‥。可以说上海交大在当时的大学本科教学已是世界先进水平的。〞

  早在1929年,交大就着手筹备航空专业。1931年,开始在机械工程学院的高年级开设〝航空知识〞课程,吸引了很多有志于献身航空事业的学生选修这门课程,毕业后有的就直接赴航空部门工作,或出国专攻航空工程。钱学森在交大机械学院就读时,对航空己产生浓厚的兴趣,在四年级的两个学期里都选修了〝航空知识〞课,每周三课时,授课教师是曾桐。

  曾桐,福建长乐人,1921年毕业于交大、美国密歇根大学航空工程硕士,曾在美国海军工作,回国后任中央航校教授,中国航空公司总工程师。

  钱学森对这门课学得很认真,两学期考得平均分90分,名列选修该课程的14名同学之首。在交大开设过〝航空知识〞课程的还有姜长英先生,1994年姜长英90大寿时,钱学森曾致信祝贺﹕〝我以一后辈,在此恭祝您健康长寿!并对您一生为我国航空事业所作的重大贡献表示崇高的敬意〞。

  钱学森在交大时,除了上课外,还把交大图书馆中有关航空工程的书刊读了个遍,在他出国前的两年间,他还在《空军》、《航空杂志》等刊物上发表了六篇研究航空的论文,这是他在跨入航空学科门槛时的小试牛刀。1934年夏,钱学森从交大毕业,考取清华赴美航空工程专业的留学名额,在航空工厂实习一年后于1935年远赴美国,先在麻省理工攻读航空工程硕士学位,继而转往加州理工跟冯?卡门攻读航空工程博士学位,进入航空科技的最高殿堂。钱学森的这段经历揭示,大师并无固定培养模式,只要有扎实的基础,优良的氛围环境,激发浓厚的兴趣,名校的选修课同样可以走出大师来。

  1935年秋,交大在机械学院内开设航空门,实际就是航空工程本科专业,不少学生纷纷报名,所以第一届学生是从其它门转入航空门的,故交大1936年起就有航空专业毕业生。抗战爆发后,交大被迫迁入法租界继续办学,到太平洋战爭爆发后再也难以维持,于1942年被迫停办,航空门一共办了七届,共毕业航空专业本科生72名。

  1942年,在重庆九龙坡的重庆交大开始设立航空工程系(注﹕交大1938年前属铁道部领导,设学院不设系)。首任系主任是曹鹤荪(1912年生,江苏江阴人)。1945年抗战胜利,交大迁回上海。航空系主任还有季文美(1912年生,浙江义乌人)和王宏基(1912年生,江苏吴江人)。有意思的是,这三位系主任不仅同岁,还都是交大电机学院毕业,1934年又同时考取教育部组织的赴欧公费留学名额,同时进意大利都灵大学获航空工程博士学位,于1937年又同时回国,他们是交大航空系建设的核心,后来都成就卓著,成为著名的航空航天教育家。

   先后在交大航空系任教的教授有﹕曹鹤荪、季文美、许玉赞、岳劼毅、马明德、杨彭基、姜长英和王宏基。其中季、许、杨、姜、王诸教授后来一直在西工大工作﹔岳劼毅被调入哈军工后,又于1970年并入西工大工作﹔曹鹤荪到华航不久即被调入哈军工,最后任国防科大副校长,他主要从事高超音速空气动力学研究,是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

  王宏基教授在交大航空系主持组建了我国第一个活塞式航空发动机试车台,这套装置后来辗转搬到了西安,为早期旳教学试验起了不小的作用。

  交大航空系抗战时由于战乱未建风洞,在重庆时常借用中央大学的风洞为学生开出实验。搬回上海后,1947年曾筹得款项准备在美国订购一套风洞建设试验台。曹鹤荪为此曾给在美国的级友钱学森写信,请熟悉此事的钱学森协助,钱学森当时也积极为母校奔走接洽,但最终此事因故未成。不过,交大航空系此遗憾几年后由交大人在新中国的哈军工得到弥补并大放异彩。从1953年到1963年间,由交大航空系调入的马明德和岳劼毅两教授,在哈军工负责设计建立了从低速到超音速不同尺寸的八个风洞组成的风洞群,当时由擅长实验空气动力学的马明德任风洞建设总指挥,他为建造大型塔式六分力机械天平的工作做出了重要贡献。这组风洞不仅为哈军工的教学科研服务,并且直接为飞机、导弹的型号设计试验做出了页献。钱学森看后曾赞叹〝了不起啊‥?‥,看来中科院要向你们学习呢!〞马明德回答说﹕〝大师兄过奖了〞,(马明德1938年毕业于交大机械系航空门),马明德教授曾参加国庆观礼,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可惜文革中他被迫害致死。后来,钱学森曾在他的追悼会上致悼词,高度评价他对国防科委基地建设的贡献。

  交大航空系1945年有首届毕业生,到1952年共有九届毕业生,连同航空门的本科毕业生,交大航空系共毕业本科生不少于260人。交大航空系毕业生大部分留在国内航空部门工作,他们基础扎实,朴实勤勉,不少人后来成为中国航空航天事业的栋梁之才和领军人物。譬如﹕

  庄逢甘,江苏常州人,1946年毕业于交大航空系并留校任教。1947年秋赴美留学,1950年获加州理工航空和数学博士。受钱学森影响,1950年回国,先后在交大航空系、哈军工空军工程系任职。1956年调国防部五院组织筹建空气动力所,是我国空气动力研究与试验基地的主要技术领导,北京空气动力研究所所长,国防科工委基地副司令员,航天部总工程师,中科院院士,囯际宇航科学院院士。

  黄志千,1914年生于江苏淮阴。1937年毕业于交大机械系航空门,在云南、四川的飞机厂工作。1943年赴美国、英国参加飞机型号设计。1949年回国,1958年为研制成歼教1作出重要贡献,1961年任沈飞设计所总工程师,为我国自行设计高速喷气式飞机做出开创性贡献,为歼8研制奠定技术基础,被誉为中国高速歼击机之父,后在出国考察中不幸罹难,被追认为烈士。

  顾诵芬,1930年生,江苏苏州人。1951年毕业于交大航空系。是我国歼8 总设计师,被誉为〝歼8之父〞,曾任中国航空研究院飞机设计所总设计师、所长。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

  屠基达,1927年生,浙江绍兴人。1951年毕业于交大航空系。曾主持设计初教6,歼教5。1975年任成飞设计所所长、总工程师,被誉为歼7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

  中央大学位于民国的首都南京,1937年秋为避战乱迁往陪都重庆沙坪坝,1946年又复员回南京。说到中大航空工程教育的起步、成长,离不开一个人,那就是爱国学者、中国航空工程教育的开拓者和先驱——罗荣安。

  罗荣安,1900年生于上海,原籍广东博罗。先入上海圣约翰大学,后入北平清华学校,1923年获航空工程硕士学位,是我国赴美学习航空工程最早的人之一。之后在美国多家航空公司任职,主要从事飞机结构设计与应力分析计算,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当时凡经他签名的应力分析计算书,均为美国商务部主管审核单位无条件通过,由此可见,他在美国航空界的重要地位。

   1934年,鉴于中日大战的征兆日益明显,在政府航空委员会的支持下,中大校长罗家伦力邀罗荣安回国组建中大航空系。罗荣安得到祖国的召唤,毅然放弃在美国优越的工作条件和舒适的生活,回到患难深重的祖国。

   1935年7月,中央大学与航空委员会合作,首先设立机械特别研究班,简称机特班,之所以用此怪名,不用航空研究班,是怕刺激日本人听了不满意。今天的国人是很难想象贫弱的中国当时在国际上的处境的。机特班招收各大学机械、电机和土木这些专业基础接近的系的毕业生,学习一年半航空课程,再经过两个月的航空厂实习即毕业。机特班一共办了四届,共毕业学生33人,这33人数目不大,但都不是等闲之辈。罗荣安教授为这个班倾注了他全部的心血。他不仅亲自拟定教案,编写教材,讲授飞机结构,飞机设计,航空仪表和航空发展史,还到航空工厂指导学生实习,这时期他还延聘了伍荣林、王守竞和张钰哲等教授给学生授课。

      1937年夏,中大航空工程系正式成立,这是我国最早成立的航空工程系。从机特班开始,中大航空系的专业课程主要参照美国麻省理工航空系的课程安排,拥有引擎、仪表、结构和风洞等几个实验室,实验条件在国内应属领先。中大的风洞是意大利进口的直流式风洞,安装不久抗战爆发,又转运到重庆,其壳体太笨重、庞大只能掩埋在南京郊区,后被日本人挖去。抗战胜利后又搬回南京。1956年这台风洞又搬迁落户西安,二十年间经历了两次西迁,是中国航空教育史的见证物。

      1943年,中大航空系还招收了研究生,冯元桢院士就是当时中大教授黄玉珊先生的研究生,研究固体力学方面的课题。另外,航空系还应航空委员会和空军的要求,举办过各种培训班。

      1943年,罗荣安教授离开了中大去中国航空公司担任新职。罗荣安教授在中大航空系任职的八年,正值抗战最艰难的岁月,可以说,航空系师生是在敌机轰炸的间隙中完成教学任务的,但艰难困苦挡不住英才的造就,事实表明,罗荣安不止是一位杰出的飞机设计师,同时也不愧是一位航空工程教育的大师。他当年的学生中,后来成为中外院士的就有七人,他们是:陆元九(陀螺及惯性导航专家,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总工程师,中科院与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陆孝彭(强五飞机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林同骥(力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柏实义(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李耀滋(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冯元桢(美国加州大学教授,美国国家科学院、工程院、医学院院士、中科院外籍院士),沈申甫(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没有院士头衔但成就毫不逊色的有:徐舜寿(1939年毕业于中大航空系。领导我国第一架自己设计的歼教1的设计、研制,被誉为新中国飞机设计第一人),董绍庸(1940年毕业于中大航空系。航空部发动机试验基地总工程师,为建成高空模拟试验台作出重大贡献),虞光裕(1941年毕业于中大航空系,中国航空研究院发动机研究所总设计师,我国第一台喷气发动机的总设计师),张阿舟(1941年毕业于中大航空系,新中国制造的首架飞机初教5主工程师,获特等功,曾任南航副院长),沈永忠(美国航空航天中心主任)以及黄玉珊(1917年生,江苏南京人,中大土木系毕业后考入首届机特班,1940年获斯坦福大学博士学位。历任中大航空系主任,华航、西航、西工大飞机系主任,航天部一院强度所所长,是我国航空航天界一流的结构强度专家和教育家)。

      中大航空系的历任系主任是罗荣安、柏实义、黄玉珊、谢安祜。柏实义1913年生,江苏句容人,1935年中大电机系毕业后考入第一届机特班,1938年获麻省理工航空工程硕士,1939年获加州理工空气动力学和数学博士,师从冯‘卡门,与钱学森是同门师兄弟,1943年任中大航空系主任,后来在美国任马里兰大学航空系主任。改革开放后,多次回国,热心于为西工大与马里兰大学等美国高校之间的人员和学术交流牵线搭桥。谢安祜,江苏常州人,1935年毕业于交大机械学院,1944年获加州理工航空工程博士学位,与钱伟长同在该校喷气推进实验室工作。1947年回国后在中大航空系任教授,1948年任系主任,他在国内首个开设了当时最先进的“喷气推进机”课程。中大航空系前后四任系主任都是美国著名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罗荣安擅长飞机设计,柏实义擅长流体力学,黄玉珊擅长固体力学而谢安祜擅长发动机,他们各有所长,又各自从海外带回了最新最前沿的航空学术成果与研究动向,真是活水长流,在这样的环境中,中大航空系的师生自然受益匪浅。

     中大航空系曾经名师荟萃,历任教授有:罗荣安、余仲奎、张述祖、李寿同、李登科、张创、柏实义、黄玉珊、谢安祜、许侠农、王培生、岳劼毅(兼)。副教授有陈百屏、周广诚。

       中大航空系1949年后改名南大航空系。从1936年开始,历届大专以上的毕业生共433人,其中机特班33人,本科生339名,研究生2名。

       浙江大学的前身是1897年创办的求是书院。1936年,著名学者竺可桢被任命为浙大校长。浙大在竺可桢校长领导下,励精图治,广揽人才,很快就发展成为蜚声国际的中国名校。抗战期间,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李约瑟博士访问浙大后,他在英国《自然》杂志著文说:“浙大拥有世界第一流的气象和地理学家竺可桢教授,还有世界第一流的数学家陈建功、苏步青教授,还有世界第一流的原子物理学家卢鹤绂、王淦昌教授,......这里是‘东方剑桥’”。浙大在学界的地位由此可见。

     竺可桢主政的“东方剑桥”当然也要创办航空工程系,那么他会请谁来当系主任呢?

      浙大在1933年前后就开始在机械系设置航空工程课程。1940年在机械系四年级设航空组,开始有计划的航空专业课教学。1944年夏,浙大航空系在贵州遵义正式成立,应聘就任系主任的是范緖箕    

    范緖箕,1914年生,江苏江宁人。1935年毕业于哈工大机械系,1938年获加州理工航空工程硕士,1940年获航空工程博士学位,导师是冯·卡门,他与钱学森是同门师兄弟(钱长范3岁,但范比钱受业于冯·卡门早半年),且当时两人同居一宅,关系密切。他今年高龄98岁,身体健朗,还兴致勃勃地参加了南航的60周年校庆。

     范緖箕主持浙大航空系期间,特别注重实验室建设。航空界有一说法,没有先进的风洞,就没有先进的飞行器设计,他深谙此理。所以他的一个大手笔是主持设计建造了一个回流式风洞,这在当年是技术含量极高的一个实验设备,通过这套风洞的建造,大大改善了浙大航空系的教学科研条件,同时也锻炼和培养了一批青年教师。当时在范緖箕、梁守槃两教授指导下,由王培德负责设计风洞壳体,吕茂烈负责设计天平和螺旋桨,沈达宽设计用汽车发动机拖动的动力设备,这几位教师后来都是西工大的资深教授。

      1949年梁守槃接任浙大航空系主任。梁守槃1916年生于福州市。193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40年获麻省理工航空工程硕士,回国后曾在西南联大任教,1945年任浙大航空系教授。1952年由华东航空学院调往哈军工,1956年调往国防部五院,负责发动机研究和全弹试验,是中国第一枚导弹的总设计师,被誉为中国海防导弹之父。他是中科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

     先后在浙大航空系任教的教授有:范緖箕、万一、王宏基、丁履德、梁守槃、陈维新、戴昌晖、黄培楠、岳劼毅、黄玉珊等。

      浙大航空系(包括航空组)历年毕业本科生共约50余名。

       1952年10月,根据航空工业发展的要求,中央决定,交大、南大(原中大)和浙大的航空系整建制合并,组建了独立新校——华东航空学院。由于历史的这层血脉关系,新诞生的华航自然传承和融合了原来三所名校优良的学风和学术传统,在建国初期清新的社会风气和蓬勃向上的建设热潮影响下,华航筹建工作顺利而有条不紊。建院初期,主持校务的负责人是范緖箕教授,当时,教授队伍中拥有国家定级为1、2级教授的有10人,他们是:范緖箕、季文美、王宏基、许玉赞、黄玉珊、谢安祜、王培生、胡沛泉、曹鹤荪、梁守槃、这在当时国内理工科高校中堪称是“豪华阵容”,令人羡慕。

     也许是华航师资实力太“抢眼”,当同年筹建新的军事院校哈军工时,曹鹤荪与梁守槃作为骨干被抽调支援哈军工,加上交大航空系已被调到哈军工的岳劼毅与马明德两教授,华航及其前身对哈军工的支援是非常“慷慨”的,不过,也许是好心自有好报吧,18年过后,1970年哈军工的空军工程系又整体并入西工大,给西工大雄厚的师资队伍增加了强大的力量,也带来了许多实验设备,使西工大航空航天学科实力大增。我们可以看看1981、1984年国务院批准的首批与第二批博士生导师名单,西工大获此资格的教师中来自哈军工就有五人:陈百屏(固体力学专业,原中大航空系毕业),罗时钧(空气动力学专业,原中大航空系毕业),康继昌(计算机应用专业,原交大电机系毕业),杨庆雄(飞机设计专业,原交大航空系毕业),陈新海(飞行器导航控制系统专业,原浙大电机系毕业)。

     1953年10月,寿松涛(1900年生,浙江诸暨人)被任命为华航院长。寿松涛是个有战略眼光,强烈事业心,作风民主的好院长,他对华航与后来西工大的发展功勋卓著,深受师生员工的爱戴。

     寿松涛在华航的一个重大决策就是说服华航师生员工,主动提出将华航西迁到西安,这不仅是服从中央在陕西重点发展航空工业的总体战略布局,也是为了取得国家支援,加快华航自身发展的需要。1956年9月,华航师生员工和家属5000多人整体从富庶的南京搬到古都西安,和平时期的这一壮举,对于全体华航人来说,实际是一次“航空报国”信念的集体洗礼!从此,这支汇聚长三角地区航空教育精英的队伍扎根西北,成为构建我国西北航空航天产、学、研战略基地的重要支柱之一。

     西迁对华航的影响是深远的。国家对西航的专业设置数量、办学规模、投资额度以及留学外派人数等方面都给予了特别的扶持。到1957年夏,在原有专业以外,增加了直升机专业和锻、铸、焊、热处理及表面保护五个新专业;1956年度,二机部拨给西航的设备费比往年增加了四倍之多;从1952年到1957年,教师人数从44人增加到450人,学生人数从455人增加到3235人,其发展速度是惊人的。

     寿院长深知,一所大学要办好不是靠规模而是要提高师资水平。在西方国家对中国全面封锁的情况下,除了自办研究生教育、青年教师派出进修和引进人才之外,他特别积极争取向苏联外派留学生和进修教师。当时学生人数猛增,教学任务十分繁重,特别是骨干教师紧缺,但他仍咬紧牙关下决心选派更多的骨干教师赴苏学习,这一有远见的决策,西工大日后得到了回报。譬如,1956年高教部对西航特别照顾,全国高校100名赴苏名额中,给西航12个名额。据王适存教授回忆,当时在空气动力学教研组内,戴昌晖、陈士橹两位老师去做进修教师,赵令诚和王适存两人去读研究生,这就占了教研组教师人数的一半,由此可见寿院长决心之大。

     这些留苏的教师不负重托,学成归来都成了西工大的重要骨干力量,譬如:

      陈士橹,浙江东阳人,1920年生,1945年毕业于西南联大航空系并留校任教,1948年从清华转入上海交大任教,1952年随交大航空系并入华航,1956年作为副教授赴莫斯科航空学院进修,以一篇高质量的《飞机在垂直面的机动飞行》又称(陈氏机动飞行算法)付博士论文奠定了他的学术地位,成为莫航取得付博士学位第一个中国留学人员。回校后,1959年出任西工大新成立的宇航工程系主任,长达24年,培养了我国第一位飞行力学学科博士,学术成就丰厚,培养了大批航天精英人才,是中国工程院院士。

     王适存,1926年生,湖南邵阳人。1948年毕业于浙大航空系,1949年起在浙大任助教,曾参与浙大风洞建设,1957年赴莫斯科航空学院读研究生,因在浙大搞过风洞风扇设计,组织上决定他在莫航主攻直升机空气动力学。1961年,他的论文《升力桨广义涡流理论》在苏联出版,并被冠以“王适存涡流理论”,该文当年即由美国NASA全文转译以AD报告形式出版,迄今仍在国内外直升机界被引用,奠定了他在国际直升机界的学术地位。1970年他随西工大直升机专业调入南航,他所著《直升机空气动力学》是我国第一部直升机方面的专著,曾任中国航空学会直升机专业委员会主任,现在许多型号直升机的总师都是他的学生,被誉为中国直升机的泰斗。

     俗话说,名校有名师,名师出高足,华航及其前身的办学历史真实地印证了这句话。拙文前面列举的一些杰出人物,只是广大英才的一个缩影,在中国航空航天事业的成长和崛起过程中,华航及其前身培养的英才们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祖国会记住他们。

     今天,创造这段历史的前辈们已自然老迈,不少人已经离开我们,望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一种赞美和崇敬的心绪充溢心头,他们抱着“航空报国”的信念终生不渝,他们静得下心,甘于寂寞,锲而不舍,追求卓越,他们是我们后继者的榜样。令人欣慰的是,五十年代华航师生继承了航空先辈的爱囯精神,不畏艰苦,毅然奔赴大西北,在新的历史时代,开辟了新的天地,凝聚出了“热爱祖国,顾全大局、艰苦创业、献身航空”的西迁精神,为西工大今日的輝煌和培养新一代航空航天英才立下了不朽的功绩。

     谨以此有点迟到的文字纪念华东航空学院成立六十周年。

          

                                           沙久义

                                                 二0一二年十二月二日  

 

 

  评论这张
 
阅读(73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